医农保比例查询
0571-23236773
首页 - 新闻中心 - 文章浏览

走近“品牌医师”︳陈伟伟:仁心仁术的医者

杭州富阳城中西结合医院 2018-07-28 13:51:39

1

父亲的期盼

    陈伟伟,男,中西医结合专业,疼痛科医生,中学毕业后遵照父亲的愿望考进了医学院校,成为了一名医生。刚开始工作的时候,陈伟伟对医生这个职业,没有什么深刻的认识,只是按部就班的上下班,有看不好的病人,就推给上级医生。直到有一次,一个因急性腰椎间盘突出症而不能下地的年轻小伙子,因为疼痛已经半年多没有上班,为看病花了不少钱,来找陈医生看病,陈医生按照常规予针灸、推拿、中药等常规治疗,治疗半个多月没有效果。就当陈医生准备把患者推给上级医院的时候,这个小伙子对陈医生说:“我这个病看了这么长时间没好,把家里的钱都花光了,自己又不能干活,我不看了,反正你们这些医生也没用,不行我就喝安眠药,一了百了。”正是患者的这番话话深深刺痛了陈医生,作为一个医生,却没有能力给病人解决病痛,还有比这更让人羞愧的事吗?于是陈医生暗暗地下定决心,要把攻克慢性颈肩腰腿痛作为自己努力的方向。



2

漫漫求学路

“书山有路勤为径,学海无涯苦作舟”,为了尽快的提升自己,陈医生给自己规定,每天看书不能少于3个小时,每年至少要出去学习一次。十几年下来,陈医生看过的书已经堆满了两个书架;外出学习几乎跑遍了大半个中国。因为他深知:只有让自己变得更强大,才能为更多的患者解除病痛。

为了掌握更多的专业技术,陈医生先后进修于北京针刀研究院、第四军医大学解剖班、南方医科大学新鲜尸体解剖班、首都医科大学宣武医院疼痛科、天津市第一中心医院等权威机构,遍访名师,参加的学术会议更是不计其数。他的心里只有一个信念:让自己变得强大、再强大;专业、再专业。

他记得,参加尸体解剖班的时候,为了尽可能的多学点东西,晚上别的同学都回宿舍休息了,只有他自己还钻在解剖室里,一个人面对冰冷的尸体、刺鼻的福尔马林,一直研究到深夜;为了能尽快的学好微创技术,在C臂下定位穿刺时,别的同学都躲到了房间外面,只有他冒着吃射线的风险在老师旁边,只为能看的更清楚一点。



3

梦想照进现实

“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经过自己不断的努力,陈医生掌握了目前治疗疼痛疾病的大部分技术,如小针刀疗法、银质针疗法和各种影像引导下的微创介入技术,都成为他的治痛利器,诊疗思路不断拓宽,有效率、治愈率逐渐上升,患者满意度不断提高,由于出色的临床效果和积极的工作态度,陈医生被世界疼痛医师协会聘为青年委员、中华针刀医师协会委员等荣誉,并在2017年被评为“全国十大镇痛新星”。

陈伟伟医生清楚的记得,在2015年的时候,有个女性患者来找他看腿痛,主要是左大腿后外侧疼痛,劳累后加重,夜间疼痛加重,去过多家医院,按腰椎间盘突出症治疗无效,陈医师仔细给病人查体,病人左下肢感觉、肌力正常,腰椎CT有轻度的压迫,但患者左大腿外侧有明显的叩痛,陈医生认为症状与体征不符,让患者做了左大腿的磁共振,结果显示是局部的骨肿瘤。陈医生当机立断,立刻给患者安排了手术。患者出院后专门来院感谢陈医生,说幸亏发现的早,肿瘤还没转移,不然后果不堪设想,那一刻,陈医生觉得所有的努力,所有经历过的痛苦都是值得的。

看病看病,先看病,后治病,这是陈医生多年临床体会,他认为,诊断是第一位的,看病就像警察破案一样,需要严密的逻辑思维和大量的知识储备,才能透过表象看本质,抓住主要矛盾,治疗才能更精准、更有效。

陈医生印象比较深刻的还有一个60岁的大爷,患L5/S1椎间盘巨大突出,压迫下肢导致疼痛和行走困难。骨科医生看了都要求手术治疗,但由于患者考虑创伤大、花费高,而不愿意做手术,慕名找到陈医生,看看能不能保守治疗。陈医生仔细看过病人,认为确实有手术指征,但是患者坚决不愿做手术,于是陈医生与患者充分沟通并严密论证后,为患者施行了CT引导下胶原酶靶点融盘术,也就是利用CT精准定位,并收集数据,精密计算,预先在体表设计好穿刺入路、进针角度和深度,然后将能够溶解椎间盘的胶原酶精确的注射到突出物内,从而缓解神经根的压迫,术后患者的腿痛就明显缓解,三个月后患者拍片突出物已经消失,家属及本人非常满意,胶原酶技术现在已经被很多医院放弃,因为效果不确切、副作用较大,但如果有好的理念的指导,再加先进仪器的引导、精确的测量、精准的定位,就可以扬长避短,发挥最大的效果。


4

医者仁心 圣者仁术

功夫在诗外,一名好的医生,绝不仅仅是会很多高大上的技术,那只是基础,最重要的是诊疗思路。陈医生给我们举例说“各种技术就是各种各样的工具,怎么用、能不能用好,在人而不在工具,就像导弹,没有精确的导航,不仅不能打击敌人,可能还会伤及无辜,而有了正确的思路和理论,小米加步枪也可以创造奇迹”,技术很容易就能复制,但好的诊疗思路的建立,绝非一日之功,需要不断总结、提炼,再反复实践。而正是由于这么多年的努力和思考,陈医生才能厚积薄发,在临床中越来越自信、从容,靠的就是这股底气。

免除疼痛是患者的基本权利,解除疼痛是医师的神圣职责,这是世界疼痛大会的呼吁和要求;把方便留给病人、把困难留给自己,这是作为疼痛医生和微创医生的工作原则。陈医生说,作为一名疼痛医生,就是要有不怕困难、敢于牺牲的精神,为每一位患者精心制定方案,争取用最小的痛苦、最少的干扰,赢得最大的疗效,他是这么说的,这么多年来,他也是这么做的。

除了为患者解除病痛外,为了帮助更多的人,陈医生在看病之余,还联合医学院校,举办了多期培训班,把自己的经验分享给更多的人。因为他知道——个人价值是通过他人体现的,帮助的人越多,个人的价值才越大。


5

病人的需求就是我们努力的方向

习近平主席说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医疗领域亦是如此。人们不仅希望能把病看好,而且还希望尽可能不痛、微创或者无创的把病看好,“病人的需求就是我们努力的方向”,陈医生这样说。尤其是近几年各种高科技技术在医学领域的应用,为医学的发展起到了巨大的推动作用。如机器人导航技术、3D打印技术,都是为了让患者少受痛苦、治疗更精准。想到这里,陈医生向我们推荐了瑞士EMS体外冲击波治疗仪,这款仪器主要针对骨骼肌肉疼痛治疗,让患者能够在最短的时间内减少疼痛,治疗也更具有针对性。

最后,陈医生说他会继续努力学习研究,争取把更多好的技术尽快应用到临床,为更多的病患解除病痛,让更多的人有健康的身体去拥抱更加美好的生活。